白沙黎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2021年03月11日 10:10

房东清晨六点到门口敲锣、要求住户搬走;双方前后反复换锁,一天之内折腾四五趟。

有人下班回家后发现行李被胡乱清出、堆在客厅;有的房东损失几万租金后想收回房子,一进门住户就摆出了“以死相逼”的架势。

这些情景不再是民生节目中的个别案例,随着蛋壳公寓“爆雷”,它们开始困扰成千上万的房主与租客。

而相比于蛋壳公寓一家的经营不善,更让人们担心受怕的是,它暴露出的乱象——当下的租房市场,就像一场命数叵测的赌局。


无论是房东直租、传统中介还是长租平台,所有模式都存在着住客们难以预防的风险。

大家能做的,似乎只有“听天由命”,祈祷遇上一个好人,祈祷选了正规大平台。

许多公寓的一夜“爆雷”,让全国的租房人都慌了起来。

南京某公寓已被报道“人去楼空”,北京的某公寓总部数百人聚集,上海、杭州的租户在网络上声讨维权,成都的某公寓已断水断电数天。深圳住建局已发布紧急通知“防止长租公寓跑路”。


人人都说,这像是几年前某共享单车界的老大轰然倒地时的情景。

可问题是,共享单车不能用、几百元押金不能退,还不至于彻底影响人们的生活。

公寓爆雷掀起的,则可能是牵扯数十万人“无房可住、无钱可退”的难题,要知道至2019年,某公寓数量就已达43.83万个。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各类长租公寓平台又被曝出了房东解约、住户被迫搬离的风波。

几家国内长租公寓龙头品牌的集中“爆雷”,把近两年的租房平台乱象骤然推向了高峰。

截至今年,“爆雷”、跑路、破产的租房平台已达数十家……

仅去年7月这一个月内,就有6家公寓机构出现重大问题,原因清一色的都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这些小体量公寓机构跑路时,大家还抱有侥幸心理,“小公司不靠谱”背锅,给租房新手的建议还是“尽量选择大公司、可靠品牌”。

等到大品牌长租公寓被央视报道出现“现金流危机”时,无数人都傻了眼。


毕竟今年1月,某长租公寓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挂牌上市,成为2020年登陆纽交所的中国第一股,风风光光。

谁也没有想到,下一个陷入危机的会是一只“领头羊”。

虽然某公寓已在官方账号上承诺,“没有破产、不会跑路”。

但不少被赶出房门的住户、收不到租金的房东却对此灰心丧气。

在他们看来,现实问题被真正解决之前,谁也不知道这句承诺究竟是出于现状仍可挽回,还是出于大体量平台一旦破产或跑路,引发的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这样的现状,似乎把所有租房人逼回了五六年前。

长租平台啊中介啊不可信了,只剩下房东直租这一条老道路。

在这种租房平台的乱象中,深圳租客网始终坚持“真房源,放心租”的核心业务版块,为租客与房东双方建立和谐的共享平台。

在租客网,租客不用支付任何押金或服务费,甚至可以通过转发房源信息获取佣金,这就是租客网的合伙人功能,赚取的额外收入,即使是1分钱也可以提取。

对于房东来说,租客网也是一个可以保证房屋零空置的平台,租客网合伙人通过租客之间的信息传递,令房屋空置情况可以得到有效解决,甚至有许多房东也加入了合伙人进行房源分享。

租客网致力于打造成为房屋中介互联网平台,为房东和租客双方提供共享平台的同时,为双方免费提供监管、合同共享、安全系统等服务。


租客网深知,租房的动荡无论大小,对当事人来说都是足以令人情绪崩溃的外界压力。

所以为了不留下“租房前擦亮眼睛”的先知式唏嘘,租客网积极响应政府监管指令,推动中国租房市场的规范化、秩序化。

愿租房人们,夜里能做个好梦。


相关推荐

百事亚太区换帅,陈文渊担任新CEO

6月3日,百事公司宣布任命陈文渊为百事公司亚太、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大中华区(简称“亚太区”)首席执行官(CEO),负责该地区的业务。他会在6月15日履新,常驻新加坡,工作将汇报给百事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龙嘉德(RamonLaguarta)。此前兼任百事公司亚太区首席执行官的柯睿楠(RamKrishnan)将转换角色,全职担任之前委任的百事公司全球首席商务官的职务。在加入百事公司之前,陈文渊曾担任沃尔玛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领导10万名员工并负责年营业额超过100亿美元的沃尔玛大卖场、山姆会员店和电商业务。在2017年加入沃尔玛之前,陈文渊担任麦当劳中国台湾地区总裁。此前,他曾担任波士顿咨询首席咨询师,为零售和消费领域客户提供增长战略,创新和转型的建议咨询。更早的时候,他曾在新加坡政府任职。

2020年06月05日 14:16

争议公积金存废

IMI所长助理、研究员曲强更是直言,延缓公积金缴存在现阶段是缓解企业受到疫情冲击,推进复产复工的有效手段,也是比较普遍的。但是一下子取消眼下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十几万亿的规模,一下子取消怎么替代?现在还...取消公积金的议题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今年2月,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撰文指出,我国房地产早已市场化,商业银行已成为提供房贷的主体,住房公积金存在的意义已经不大。在当前疫情企业复产复工推进的局面下应取消公积金制度,这样可为企业最多实现减负12%。这一观点立即招来不少反对,不少人担心此举将有损职工利益。之后,黄奇帆又多次发声指出,我国企事业单位现行五险一金综合费率达55%,已是世界之最。其中,公积金为12%,一年要缴存1万多亿,目前已累计达14.6万亿的规模,建议将现有累积起来的14.6万亿公积金直接转化成企业年金,以实现资源优化配置,也补充社会养老保险资金。对老百姓担心的吃亏问题,黄奇帆也提出了三个解决之策:第一,公积金变年金,公民已缴存公积金的收益只增不减;第二,已经发生的公积金贷款可按照一定利率优惠政策转化为商业贷款;第三,取消公积金不是意味着职工就得不到企业缴存的6%,而是个人有了更大的资金使用灵活性。公积金是不是鸡肋根据2019年5月31日住建部、财政部、央行联合发布的《全国住房公积金2018年年度报告》(下称《公积金报告》),截至2018年末,缴纳公积金的人数仅为1.4亿,只占我国人口的1/10。而这1/10的人口缴纳的住房公积金总额为14.6万亿元,提取总额8.8万亿元,缴存余额多达5.8万亿元。与其这样,还不如将公积金取消并引导这巨额资金用于消费,促进消费发展。岂不是有利于企业发展和国家的消费升级?但在判定公积金制度鸡肋之前,也要看有没有为职工带来实在的好处。公开资料显示,我国当初建立住房公积金制度,主要是向新加坡学习,希望通过这种强制性缴纳的办法,集合政府、企业和职工三方的力量,解决民众的购房问题,我国和新加坡也是全球唯二实行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国家。上世纪90年代末,我国停止住房分配,实施房改,当时的制度设计是要“建立和完善以经济适用住房为主的住房供应体系”,具体设想是“高收入者购买商品房,向中低收入者供应经济适用房和向最低收入者提供廉租房三个层次”。但20多年过去,随着房地产快速发展,房价早已今非昔比。《公积金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支持贷款职工购建住房面积2.87亿平方米,占全国商品住宅销售面积的19.42%。2018年末个人住房公积金贷款市场占有率16.19%,远低于商业贷款占有率。这也是当前认为公积金贷款鸡肋的重要原因之一,拿深圳为例,个人公积金贷款最高额度50万,家庭为单位最高额度90万,相较于深圳主流300万-800万的房价,公积金贷款似乎是“杯水车薪”。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算了一笔账发现,公积金贷款占贷款比例虽不高,但买房如果能用上公积金,依然比银行商业贷款划算。目前贷款5年以上的公积金利率为3.25%(二套是3.75%);商业贷款则为4.85%以上,在目前各地限购限贷的政策下,实际首套房贷款平均利率在5.5%左右。假设贷款100万,30年期限,使用公积金贷款比商业贷款节省的利息为48万元。对于普通的刚需购房者而言,这48万的利息,可并非杯水车薪,这也是为什么取消公积金的提议一出,个人消费者的反对声音远远大于企业主。此外,随着公积金提取范围不断扩大,公积金的使用效率已经有所提升。不仅买房、装修可用,租房和大病也可以提取。比如当今疫情下,有关部门已经发出通知,患者可提取本人住房公积金用于医疗支出。4月23日,四川住建厅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四川住房公积金缴存金额1102.84亿元,同比增长11.64%。688.86亿元公积金被提取使用,比上年增长5.07%。其中,住房消费类提取544.06亿元,占比78.98%;住房租赁提取16.09亿元,同比增长63.35%。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2019公积金年度报告》中也披露,住房公积金提取金额接连上升,涨幅均在10%左右。其中,深圳市公积金提取用于租房的占比高达36.41%。华南某住建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这两年租房提取公积金的增速很快,随着公积金提取的灵活度提升,居民尤其是相对年轻的居民使用公积金的意愿还是很高。企业年金取代公积金可行吗假设真的取消公积金,最大的受益方是企业还是职工?目前市场普遍认为,如果只是单纯的取消公积金,并没有辅以其他福利和保障制度,那么对企业将是最大获益方,最直接的好处就是,降低了成本。众所周知,公积金强制缴存,个人和企业分别缴纳一部分,比例从5%到12%不等。如果单纯取消公积金而不做任何补偿,那么企业将直接节省5%-12%的成本,相当于员工将减少5%-12%的收入。华南某教育企业财务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积金取消还关系到更复杂的问题,比如个税的抵扣,房贷的提升等。这些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取消公积金就可以解决的,还将需要更复杂的顶层设计。“但站在公司的角度,一切降低成本的事企业主都是欢迎的。很多中小民营企业本来人事和福利制度就不完善,企业经营不佳时员工社保可能就断缴了,能少交或者不交,当然更好。”她表示。而企业职工则并不这么想,华北某国企员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公积金依赖程度最高的,本来就是我们这些‘吃的是草、挤的是奶’的工薪族!而且公积金意味着有雇主的补贴,如果没有补贴又没有低息,我不知道除了让我们更买不起房还能有什么好处。”不过,在黄奇帆的建议中,取消公积金并不是目的,而是要将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旨在将年金作为活跃资本市场的长期资本。他指出,公积金被取消后,原来企业给员工缴纳的6%公积金将转变成企业年金,剩余6%是职工个人自愿缴纳,不做强制要求。如果职工不愿意交,这6%企业年金将转换成工资,如果这部分工资转化到市场消费,也是对经济发展起着一定的促进作用。如果职工自愿交,那么年基金收益将比住房公积金收益高很多,也体现出年基金比公积金政策更加灵活,也可以在资本市场和国币基金市场投入,这对百姓来说更具有吸引力。这一提议也在近期引发市场热议,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大部分企事业单位、民企多位基层员工均表示,并不希望公积金转为企业年金,最主要的原因是,虽然公积金也存在提取不便的情况,但终究还是可提取,且对他们购房这一最大支出有所帮助,而企业年金则是养老金,中间不可以提取,要等退休才能提取,这对工龄不长距离退休还有几十年的员工来说,周期太长。且在房价日益攀升的今天,虽然公积金额度有限,却是普通居民唯一获得低息房贷的渠道。临近退休的企业员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对此变动提议并不太担心,因为,无论是转为年金还是保存公积金制度,随着退休日期将近,拿到钱的预期都不会变。一位华南制造业中小企业主则表示,在当下,急需解决的是企业生存问题,而生存问题本身并非公积金制度带来的。对他目前的现状来说,改年金实际影响不大,只要是强制性的都是一笔支出。目前公积金可以申请缓交,缴纳公积金的企业成本支出在当下已有缓解。疫情当下,员工对一些福利的缩减也可以理解。如果说公积金改年金,从企业的视角看可能更多的目的是缓解国家养老金压力。华南一位养老险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企业年金是企业在参加基本养老保险的基础上建立的一项补充养老保险制度,它也是除了基本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外,构成我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体系的三大支柱之一。但目前,企业年金是我国养老体系中的最大短板。根据人社部发布的2019年全国企业年金基金业务数据,2019年建立年金的企业增至9.6万家,同比增长9.8%;参加职工达2548万人,同比增长6.7%。目前缴纳年金的企业主要是央企、国企和部分效益较好的试点单位,虽然企业年金已有快速发展,但仍有巨大空间。持积极态度的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对员工、企业、国家三方都有益的事,对员工来说,企业年金拓宽了养老金保值增值的渠道,丰富了退休收入来源;对企业来说,可以充实企业福利体系,有助于吸引和留住人才,企业也能获得延迟纳税的益处;对国家来说,则有助于利用社会力量解决日益加重的养老问题。前述养老险人士认为,相较于银行的低效率低息管理公积金,如果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对有企业年金投资管理资质的22家机构来说,将意味着巨大的市场机遇。同时,理论上也可以为这些钱带来更高的收益,市面上已有一些不错的企业年金产品来看,收益率都在5%以上,远高于公积金利息。多地减缓缴存是什么信号更加大市场对公积金政策是否即将“变天”猜测的原因之一是,近日,多地都在出台延缓公积金缴存的政策。比如深圳、杭州、南京、天津、厦门、南宁、重庆、东莞等地相继发布政策允许困难企业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或延期缴存公积金等。以深圳和杭州的政策为例,两地允许受疫情影响、缴存住房公积金确有困难的企业,依法申请降低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最低至3%,期限不超过12个月;或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期限不超过12个月。但其实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有地方出台政策允许经营困难企业缓缴或者降低缴存比例了。比如,海南省早在2019年上旬就出台过相应的政策。广东某市住建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于公积金政策,一直以来地方都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缴存比例和政策,这虽然是一个强制性的缴存政策,但也一直留有弹性调整的空间。所以即使没有本次疫情,考虑到经济环境下行、一些企业生存困难,各地也极可能出台针对公积金的政策。只是疫情让相应的政策提前出台了。不过这些或与公积金存废并无直接联系。虽然市场对是否取消公积金制度争论不断,但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情况看,具体落地恐难在近期发生。一位华南IT行业HR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取消公积金谁最担心?表面上看,中小企业通常选择交最低档,要么不交,而体制内的单位缴存比例最高,员工获利最大,似乎更不希望取消公积金。实则不然,受到疫情冲击最大的企业,并非这些缴纳公积金的主流大企业,这些企业即使取消了,也可能有其他的替代福利出现,而民营企业一旦取消,想要补偿性恢复,恐怕没那么容易。“所以从理论而言,真的要取消公积金,提了多年的国家住房银行能够取而代之,可能会是更好的选项。而现阶段,增加公积金透明度,扩大提取范围,可能是更加务实的选项。”上述HR认为。IMI所长助理、研究员曲强更是直言,延缓公积金缴存在现阶段是缓解企业受到疫情冲击,推进复产复工的有效手段,也是比较普遍的。但是一下子取消眼下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十几万亿的规模,一下子取消怎么替代?现在还没有完善的方案。且企业年金和公积金是完全不同的体系,虽然有一些相似之处,比如退休后可一次性提取,也可分月提取10年内领完,但在功能上完全不同,因此上述保险公司人士表示,是否真的可以把公积金转化为企业年金,还待制度设计和继续论证。

2020年04月27日 11:00

为租客与房东牵线搭桥

刚来辖区工作如何租房子?房子到期了如何重新找房子?没有在系统进行居住登记的外来人员如何找房看房……这些租房难题该如何解决?另一方面社区的一些楼长也面临着手里有房,但是租不出去的困境。龙华福城街道章阁社区了解到情况后,由网格员在辖区摸排辖区房源信息,同时了解楼长需求,建立房源"数据库",即扫码租房系统。该系统旨在为租客与房东牵线搭桥,一方面为居民提供租房便利,一方面解决疫情特殊时期房东的租房问题。截至4月11日,"扫码租房"系统已发布房源累计2214套,租客可通过扫二维码获取房源详细信息。据介绍,为确保房源信息无误,房东在系统上发布房源信息后,网格员对进入数据库的房源进行现场核实,确保具备入住条件和安全设施,核实通过后会在系统中展示出来。租客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进入"扫码租房"系统查看章阁社区的全部房源,每套房源都附上了房屋实勘图,备注了房屋面积、楼长电话、房屋价格甚至家私电器的配备等信息。在疫情防控期间,章阁社区在社区五个围合圈卡口测温点与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门口张贴"扫码租房"二维码,外来务工人员不用经过多番打探,就能通过二维码在线上看房、比价,既方便捷又安心。租客在系统上找到有合适的房源可联系楼长,社区将为租客发放有效期为两小时的居民临时出入通行证,方便租客找房看房。同时,章阁社区还响应街道党工委倡议,为那些帮助老租客、面临经营困难的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艰难的企业适当减免租金的楼长开通了账户,并指导楼长如何使用"扫码租房"系统。据介绍,随着各行各业有序复工复产,章阁社区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确保"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依托街道深度开发的协同共治积分系统,为租客与房东牵线搭桥,建立与疫情防控相适应的社会运行秩序,助力企业有序复工复产。

2020年04月21日 10:28